<dd id="j0zp9"></dd>
  • <dd id="j0zp9"><pre id="j0zp9"></pre></dd><dd id="j0zp9"><track id="j0zp9"></track></dd>
      1. 李剛進:“鋼院”情結揮之不去

        發布者:系統管理員發布時間:2009-03-15瀏覽次數:926

          校慶當天,天下小雨,仿佛再現了武漢科技大學110年的風雨歷程。典禮舉行前,站在主席臺旁的我們第一次近距離地看到了采訪對象李剛進,他給我們的第一印象是,溫和、平靜,盡顯儒商風范,典禮結束之后,我們如愿采訪到了李剛進,聽他講述“鋼院”情結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記者:值此校慶之際“校友”無疑是學生之間討論得最多的詞匯,有些同學在想多少年后我會不會成為一位杰出校友?而作為杰出校友的您在大學期間有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呢?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李剛進:那個時候確實沒想過那么多,只是覺得需要學習的東西很多。我們78級的學生年齡差距很大,在大學的時候那些大齡的學友學習都很認真,是他們帶動了我的學習熱情。其實人生有很多東西都是未知的,我們能做的就是做好眼前的事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記者:現在大學生周末的時間自由充沛,也有一些學生周末不知道干什么,您能跟我們說說您當年念大學的時候是如何度過周末的嗎? 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李剛進:我們大學期間的活動比較少,有時可以在東院那邊看一場露天電影就已經是很奢侈的事情了。那時的電視很小,哪像現在這么大,你們現在的活動是多么豐富啊!當然我大多數時間還是在自習室度過的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記者:現在圖書館資源豐富,大學生的閱讀范圍很廣。您當初是如何選擇課外讀物的呢?您取得了如今的成就,可以就您的成長經歷給學弟學妹們一些建議嗎?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李剛進:我記得在我讀書的時候看得比較多的是專業相關的書籍,當然其他讀物也挺喜歡看的,像《中國青年報》、《青年報》之類的勵志型讀物也經常看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記者:您課外看了那么多專業相關的書籍,那您覺得您是課堂上學的知識多還是課外學到的知識多呢?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李剛進:其實我認為課堂上的理解很重要 ,然而把知識消化也要靠課外的充電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記者:我們知道您的成長歷程是:大學——工作——研究生——工作——創業,您的人生幾次波折,您能跟我們分享其中的酸甜苦辣嗎?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李剛進:總的來說人生道路的轉折實際上就是我思想觀念轉折的體現。我當年大學畢業是直接分配到冶金部二十冶金建設公司的,而當時我想的是當老師(現為武漢科技大學兼職教授),且最好是留在母校任教。但是人生的路是不確定的,想想當時畢業(才20歲)完全沒考慮過結婚和家庭這些,一直在工作中慢慢摸索,尋找自己的愛好和優勢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后來讀北大的研究生是很偶然的事情,在北大我學的是無線電,而我本科的專業是自動化,所以學起來相對困難些,我想我能學好關鍵還是自己在本科期間的基礎打得牢固。研究生階段其實學的并不是知識,而是取得了一些理念上的轉變。應對競爭,創新通常出奇制勝,而無論做什么建立自信心是第一步。從理念上得到了轉變后,我研究生畢業后三年就創立了 “首安”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記者:網上有人把您評為是“工業消防領域年輕的排頭兵”,而前不久由慧聰消防網主辦的“2008首屆消防行業十大評選”活動中,經過網絡投票、短信投票及行業專家評分綜合評審,您們的公司被評為消防行業“十大民族企業”的首強企業。首先要恭喜您,您認為你們企業的成功靠的是什么呢? 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李剛進:首先我們要感謝客戶對我們的信任。我們企業的發展一方面和鋼鐵企業息息相關,另一方面我們的總承包模式,即交鑰匙模式,提供了系列增值服務。如今的社會,科技創新是引導企業發展的核動力。我認為我們企業的成功靠的是綜合能力,有企業的經營觀念、合作團隊、高質量產品和關鍵技術這些。這些是首安走在全國上萬個消防企業前列的關鍵之處。

        記者:那我們學校的畢業生到您們公司就業的多嗎?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李剛進:不多,有幾個機電專業的學生,我很感謝他們在我們公司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其實我們大多數學生對消防安全這方面了解得不夠,我決定爭取11月份再返學校跟學生們在專業、就業方面進行溝通交談,到時候準備設立首安創新獎,鼓勵同學們大膽創新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記者:這次回到母校,您有什么勉勵的話向學弟學妹們說嗎?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李剛進:大學里的時間很寶貴,不管學的是什么專業,知識之間都是有內在聯系的。我希望大家:第一,大學期間把學業放在第一位,在學習過程中要不斷摸索,鍛煉自己的思維模式;第二,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,建立自信心,早點找準自己的優勢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記者:最后問您一個問題:您剛進學校時才十六歲,據說當時還有人幫您洗衣服,那么在您的記憶中您最感激的那個人是誰呢?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李剛進:這個不好說,在我們的人生中會遇到很多人,要感謝的人也很多,整體上講我感謝母校對我產生的影響。 

        記者手記: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 校慶典禮結束后,我們看到李剛進扶著一位校友走下主席臺,他一直在后面很謙恭地說:“您先走。”我們怕失去采訪機會,就連忙走到李剛進身旁,詢問他能否接受采訪,當時他正忙著和那位校友談論事情,他慢下腳步,看了我們一下,溫和地說:“你們先等一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就這樣,我們跟著他到了主樓大廳,見他談完事情,我們就立馬走上去。當時他身上的雨衣都還沒來得及脫下,就站在主樓大廳里接受了我們近半個小時的采訪,平和的語氣盡淡出成功人士的經驗之談。 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采訪完后,李剛進與我們親切合影并握手道別,太過激動的記者一瞬間伸出了左手,當記者醒悟過來時連忙換成右手,尷尬地向他道歉,這時即將轉身離開的李剛進對我們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,他的笑容瞬間化解了尷尬的場面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面對記者一連串提問,他都一一耐心地回答,言辭謙恭。溫和、平靜,盡顯儒商風范的最初印象在記者腦海里進一步加深。作為一個特大企業老總,他的身上盡顯平易近人氣質,讓記者的采訪進行的順利而愉悅;作為杰出校友,他對母校的關心如同對自己身體的關心,其情拳拳,其心殷殷。 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離校若干年,他已是功成名就,但他時刻都不忘母校對他的培養,時刻都不忘以母校的輝煌成績為榮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在下午作的“中國鋼鐵工業消防安全的現狀與挑戰”的報告中,他道出了自己和“鋼院” 的特有情節。當年報考大學時,面對了在北京上學還是在武漢上學、在武漢讀“鋼院”還是讀“武漢水運工程學院”(現為武漢理工大學)的二重選擇,他說最后決定在武漢上學后,因為鋼院離紅鋼城更近,更因為自己名字里面有一個“剛”字,所以就毫不猶豫地選擇了“鋼院”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從選擇鋼院再到圓滿完成學業,以至最后走上自主開創公司的道路,這一路都與“鋼”息息相關,他說自己在鋼院學到的知識甚至超過后來在北大讀研時學到的知識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他關心母校師生們的成長,2003年校慶,他捐贈45萬,在我校設立“首安獎學金”,專門獎勵那些學習優秀上進、家庭困難的學生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這幾年他依然關注著母校學子的就業情況,他說他爭取今年11月份回來,和學生再一次進行專業與就業方面的交流,并且準備設立“首安創新獎”,鼓勵全校師生在取得現有成績的基礎上進行創新。

        邪恶少女无翼鸟